福建体育彩票

福建体育彩票

回忆旧时光,酸甜苦辣一箩筐

回忆旧时光,酸甜苦辣一箩筐

时光如梭,新的一年己过去了几个月,随着气温回升,天气渐渐转暖。清明节放假在家准备找一找换季的衣服,在翻箱倒柜找衣服的时候,在衣橱的下面找到一个文件袋,打开一看是很多年前做的鱼拓,都存放了二十年左右了,一度我还以为丢失了。

看着那一张张鱼拓,很多年以前钓鱼中的一些往事浮现在眼前,真是充满了酸甜苦辣。回想有一些钓友都不在了,心中也升起了淡淡的忧伤。

下面就以一张张鱼拓为线索,回忆一下过去的人和事吧。

黄台山的野生鲫鱼

黄台山的野生鲫鱼

在济南市区的东北方向有一座不太高的山,叫黄台山。在山上有一个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大炼钢铁时采矿遗留下来的矿坑,面积大约和一个足球场差不多,水很深,深处有十多米。可能是连通了地下河或是出现了泉眼,那里的水常年不干,水质也很好。里面鱼非常多,以鲫鱼为主,也有很多黑鱼。可能因为有很多黑鱼的缘故,里面几乎没有小杂鱼,上钩的无论大小都是清一色的鲫鱼。

黄台山矿坑离市区大约有五公里左右,加之鱼情好,常年有很多钓友在那里钓鱼。相处的时间长了,很多钓友间都产生了很好的感情。这让我一下子想起了和我有忘年之交的黄大爷,黄大爷是一位老兵,参加过抗美援朝,后来转业到历城区交通局工作,已退休多年,在黄台山和他认识时他都将近七十岁啦,可身体看着非常硬朗,走路虎虎生风的。那时刚时兴台钓,能熟练掌握台钓钓半水的都钓个盆满钵满,而传统钓底的就收获甚微。在一开始黄大爷就说我不钓底是钓不到鱼的,可连续几天钓获的鱼都是他的几倍,后来在我的讲解下黄大爷他也懂了什么是台钓啦,他也接受和学习台钓了,从那以后他的鱼获增加了很多,我们也成为了很好的老少朋友。再后来发现黄大爷不去了,听和他同小区的钓友说黄大爷已经去世了,其实在两年前他就査出来了膀胱癌,他很乐观不怎么当回事,可近期突然恶化了,他老人家没能挺住。

后来随着城建的发展,那个垂钓胜地被开山填平了,在山上建设了现在的山东外事翻译学院。

全福庄三角湾的鲫鱼

在济南东部年龄大点的钓友都知道南全福庄的三角湾。三角湾是因为两条铁路在那里汇合而形成的一个天然的三角形池塘,约有十多亩大小,因那里地势低洼,池塘中的水常年不干,东岸是大片的芦苇,南岸是铁路路基的斜坡,西岸离西侧的铁路稍远些,有二十多米宽的一溜草丛。那时都选择在西岸钓,那里水也稍深一些,有一米五左右,里面鱼种很多,几乎常见鱼种都有。

三角湾离我们小区只隔着一条铁路,离家非常近。和我同单元楼的传兴叔也是个钓鱼迷,可是他几年前中风留了点后遗症,有点行动不便,可这一点都没有耽误他钓鱼,三角湾成了他的专属钓场,我只要有时间就陪他去钓鱼,传兴婶也很高兴我和他一起去。传兴叔订阅了巜中国钓鱼》杂志,每月只要邮寄来新的杂志,我们两人就在一起看,学习上面的新钓技,探讨上面推广的新产品,我们爷俩在一起渡过了很多美好的时光。可有一天我下班回家看到楼洞两侧摆放了十几个花圈,回屋问我母亲才知道是传兴叔去世了,上午他在小区溜弯后上楼回家,在楼梯上突发心梗摔倒了,听到动静的邻居出来看到了摔倒的传兴叔就打了120,等120把传兴叔拉到医院,可惜已经睌了,从那以后我就不去三角湾钓鱼啦。后来传兴婶把传兴叔收藏的一百多本《中国钓鱼》都送给了我。

几年后由于济南酒精厂搬迀,他们厂的铁路专用线也撤了。现在三角湾原址上早已经高楼林立了,变成了宏伟的城市森林。

看着这几张鱼拓,眼前就浮现出黄大爷和传兴叔挥竿垂钓的样子,希望他们在那个世界同样能钓鱼,同样能钓的那么开心。

黄台鱼场的草鱼

看到这幅鱼拓,一下子就想起了杜哥。杜哥是我同学的姐夫,因为都喜欢钓鱼的缘故,我们关系非常好,经常在一起钓鱼。那时经常去的就是黄台渔场。黄台鱼场在小清河北岸,是黄台庄的生产鱼场,面积非常大,有大小养殖池几十个。后来为了迎合市场开放了几个池子用于垂钓,算是最早的"黑坑"吧,可那时的池子是村里的,所以不怎么黑,去了就有收获。

这是2000年那年的仲秋节,一早杜哥就来约我去钓鱼,说是一人钓一个大的回来过仲秋节。说去就去了,因为下午都要回家过节,就交了半天的钱,那时都用四米五的竿,装备也没现在这么好,鱼饵也很简单,打窝后就钓上啦。等了有半小时左右我就钓中一条草鱼,后又不断上了几条小鲤鱼,可杜哥那一点动静也没有。在马上就到十二点收竿走人的时候,杜哥那里突然黑漂中鱼,只溜了几分钟就拉鱼入抄,乐得杜哥光说好饭不怕睌啊。回家后我就做了鱼拓,称重是七斤半,第二天杜哥给我说他那条鱼十一斤九两,刚不到十二斤。

现在黄台鱼场也早就不存在了,原址改造成了黄台家装城。杜哥的女儿硕士毕业后留在青岛那边工作了,杜哥两口子也都去了青岛,后来听我同学说杜哥开始玩海钓了,如有机会去青岛,咱也跟他学学。

大明湖的大板鲫

大明湖是济南的风景名胜,现在与趵突泉、五龙潭合并为天下第一泉风景区,为国家五A景区。名位钓友如有机会来我们好客山东,一定要来体验一下趵突泉的幽幽泉韵和大明湖的阵阵荷香。在2002年的时候大明湖南岸一段湖岸用于开放钓鱼,我印象中这些年来就开放了那一夏天,月卡是200元。一下子引起了全市钓鱼爱好者的关注,很多人都办了卡。一到周末,钓鱼的坐满湖岸,就像进行比赛一样。一开始几天还算好钓,随后时间里经验不足的钓友就开始空军了,有的为了开僻新钓位钻进了花坛里面踩踏草坪、花木。也有钓友不注意安全失足落水的,所幸岸边较浅没发生危险。后来公园管理处出于人员安全和保护花木的考虑,终止了开放垂钓,一直到现在都禁止垂钓。看到这张鱼拓就想起那段时间在大明湖钓鱼时的情景。

现在我们广大钓友的环保意识、文明程度和以前比都大幅提升了很多,垂钓后留大放小,随手带走垃圾都成了日常的钓鱼常识。

看完这几张鱼拓,一时思绪万千,想起的很多事都历历在目。有追思、有怀念、有反思、有感慨,真是回忆旧时光,酸甜苦辣一箩筐啊。

平复心情,大步向前。最后祝各位钓友渔路坦途,大鲫大鲤。在生活中做最好的自已,在钓鱼中做最好的自己。

感谢您的阅读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